實修《大安般守意經》 南老師懷瑾 講授根據一九九五年三月十五日錄音磁帶記錄   南老師懷瑾(以下簡稱南師):我們今天聚會在一起研 究完了《大安般守意經》,安般這是古代的梵語翻音,詳細講是安那般那,出入息。這是釋迦牟尼親口傳授的。實際上很多經典裡頭都包含,內容都有放進來的,佛 教我們怎麼修持的一種很實際的方法。拿現在的話講是很科學的,很平淡的,很規矩的,一步一步都告訴我們,大家看不懂。而且後來佛學昌明瞭以後,反而把這些 修証做功夫之路不重視,大家犯了一個錯誤──好高鶩遠。大家一來都想走高路子,都想一來就馬上開悟成佛。好高鶩遠,對佛法沒有實際修持。現在世界上還在流 傳安那般那──利用呼吸修行的方法,印度也好,中國也好,幾千年都在流傳,都變了。中國後來就變成亂七八糟的氣功,也不懂得真正的氣。印度也一樣。那麼, 流傳到西方去呢,把這種數息的方法用到醫學上去,所以西醫治失眠,治心理障礙,就叫人注意自己的呼吸計數字。這個在其他經典裡還很多,講到如何翻譯的這部 經典,文字古老一點,它意思講得最清楚了。中國後來天台宗傳到日本以後,用這種方法的很多,可是幾乎十個人修行、一百個人修行,沒有一個成功。道理在哪裡 呢?道理都曉得這個法門叫作數息觀,問題也就是我們去年講了一年,什麼叫息,這個理解,這個思想,觀念上搞清楚沒有?現在我們這一次參與了《大安般守意 經》的研究,我現在問幾個問題,希望大家自由地答,不要不答。我也不單獨問哪一個。什麼叫安那般那這個問題,請大家自由答覆。(久久顧視大眾,無人回答) 又不講話了,又是中國人,同西方人談話就比較痛快,有問必答。  女答:出入息。  南師:大家講話,不要一個人講。(眾齊答:出入息)  南師:好,我為什麼要這樣做呢?要你自己講出來,你的腦子記憶就會深刻。不要不肯講話。安那般那是梵文,剛才講了出入息,那麼安那是什麼?般那是什麼?  某女:安那是入息,般那是出息。  南師:大家搞清楚了沒有?都清楚了嗎?希望講話。佛的教育裡頭有兩句話「學人不開口,那是沒有辦法的。都曉得了,出息入息。再問第二個,什麼叫做息?請大家答覆。  某男答:不呼不吸叫息。  某女答:呼吸之間停著的那一剎那叫息。  南師:一個說不呼吸叫息,一個講呼吸停著那一個叫做息,那是你過去聽來的,這八個課你不在,不怪你。這次課有沒有聽?(學員答:有)有就好好聽。  某男答:自心叫息。  南師:自心叫息,怎麼叫自心叫息呢?進一步。  男續答:不可解釋。  南師:不可解釋,這個是佛學院的答覆。(南師對某一個女學員說)你說他這個話對不對?  某女答:自心叫息?  南師:不是,你說他這個話那一個對,那一個不對?  女續答:一呼一吸叫息不對。  南師:什麼是對?  女續答:剛才X先生講的不呼不息叫息那位又講一呼一吸之間停頓的那也叫息,是一樣的。  南師:為什麼是一樣?  女續答:因為不呼不吸已經包括一呼一吸之間的停頓,這是就小範圍講的,乃至於不用鼻孔呼吸,還會出現不呼不吸這種情況,範圍比較廣。  南師:你簡單地說,你這樣越說越複雜了,什麼叫息?  女續答:就是不呼不吸叫息。  南師:包括那個自心叫息呢?  女續答:它這個面更大,又更深一層了。   南師:就是說我們的生命自然呼吸靜止了,不呼不吸中間停留這個階段。我們講過彌勒菩薩在《瑜珈師地論》上講叫中間息,息,不但氣止,呼吸寧靜、停止,不 是用意壓下去的,心念要完全放下,清淨休息,那個叫息。認識清楚了啊!我們剛才研究了《大安般守意經》這個息,現在我們問一下,大家都聽過課文的,息是怎 麼來到?在生理跟物理世界是屬於什麼方面的,請大家答覆。  某男答:(聽不清)  南師:你是答的哲學理論。還有誰?  某女答:風大來的。   南師:你們怎麼都不講話!你們是來學還是來聽的?是不是想學呢?唉,如果不答話,我就請你出去喲。真的!跟我當學生,真教起來,我是非常嚴格的,誰都不 容情,這是出了名的。不管你什麼地位,什麼年齡,有時我就要罵人,這種味道你們沒有嘗過。我在這裡很客氣,在這裡我為什麼客氣,(因為我)沒有把你們當真 的學生看!當學生看,非常嚴格!注意喲,現在我再請問大家,息,剛才問大家以生理、物理來講屬於那一個東西來的?  眾答:風大來的。  南師:風大!風大在佛學裡頭屬於那一方面呢?  眾答:四大,色法。  南師:四大!色法。對!風大變成息,剛剛我們研究過有幾種現象的分析?  某男學員:三種現象:最初是風,其次是氣,最後是息。  有人補充說:還有喘。   南師:對!這個都要搞清楚喲!你們真要學的話。這樣弄不清楚就是白搞的啊,不要以為(是在)學打坐,不要浪費時間喲。風大是物理作用,在我們人體生命生 理作用是屬於四大裡頭的一個重大因素,叫風大!要自己用智慧聽了以後研究清楚。在宇宙裡頭就是氣流,叫做風。風!沒有聲音,也沒有顏色,也不是物質,但是 也不是精神,可有這個作用,叫風,根本上叫風。風動了以後,聽不見聲音的,風來時聽到的聲音是風碰到了其他的東西,風跟物質磨擦發的聲音,不是風的聲音, 是物質受風力的磨擦起來的聲音。風碰到金屬,碰到銅、鐵、它發的聲音不同,是銅鐵受風力的磨擦所發的聲音,碰到水,它發的聲音也不同。所以不要認為有聲音 是風,風是無聲、無色、無形、無相的東西。那麼它動了以後,這個風在我們這個地球上叫它氣,氣要流動的,所以每天的氣象報告,你看氣象圖上畫的氣流路線各 有不同,要搞清楚喲!現在記著,下次發考卷裡要答得出來。這個氣靜止了,像我們現在房間裡也沒有開冷氣,也沒有外面風進來,很靜止,是假的靜止,悶悶的, 這個接近於風跟氣寧靜的境界,這個叫息,因為風不動。假使手一動,那息的境界就變成氣了,再大一點就變成風了。所以佛在《大安般守意經》上說分四種:風、 氣、息、喘。大家昨天剛剛研究完了,怎麼樣是喘的現象呢?請諸位答覆。我這樣是考問你們記得沒有。  眾答:(聽不清)  南師:現在我 們呼吸往來不停就叫做喘。至於說傷風了,大家鼻子呼吸,有聲音的,那個當然更是喘,喘氣。呼吸往來不停,喘氣,自己耳朵都聽到,吸呀!呼呀!吸進呼出都聽 得到,這是風,不是氣。修安那般那是叫你先認識息的道理,呼吸往來不喘,鼻子呼吸聲音也寧靜了,有感覺的狀態,這個叫氣。感覺聲音都寧靜了,內在的,那個 叫息。息是感覺得到的,感覺到自己身體內部內、外都在動,這個叫息。修安那般那出入息,是修這個息,不是修鼻子往太平洋房屋來這個喲,搞清楚沒有?(眾答:搞清楚 了)都清楚了,這是很重要的。希望你們這一次認真地研究。這是關係你們自己的事,是為了你們自己,不是為了別人,更不是為了我。我是在犧牲給你們講話。老 實講我吃飯了自己的飯沒有事情做,很願意給大家講這一套麼?我事情很多哎,很不願意哎,前些時間我晝夜都在趕,我是犧牲精神、時間抽出來為大家講的,要知 道這個意思喲!並不是我喜歡當老師,想傳給你們。我不承認你們是我的學生,我的學生標準是很嚴格的,真的我是幾十年沒有承認過一個學生,我的學生必須文的 武的、出世入世都要會,甚至說文章、品德好。我到七八十歲還沒有找到一個人喲!要搞清楚喲,我這個話那麼嚴格地刺激你們,也使你們知道我是那麼慎重。我並 不是說吃飽了飯沒有事找你們來閑談。為了你們的修持,為了你們自己要弄好,我願意犧牲時間、精神來做,是這個意思喲,請大家珍重自己呀。那麼瞭解了這一 層,現在先認識息,這個理念先要認識。我再問大家,等一下再告訴你真正用功怎麼辦,這部《大安般守意經》重點在那裡?  眾答:在守意。  南師:好!這個答對了。重點不在安那般那吧?  女答:是。  男答:安那般那是工具,帶到守意裡面。  南師:好!守意,意是什麼東西,瞭解清楚了沒有?意是什麼東西?  眾答:意念,思想。  南師:好!這是在學理上講是意念、思想,這是對的。那麼,這是第六意識了,對不對?  眾答:是,根在七識。  南師:意根在七識,對。現在當我在講話是不是意在講呢?  眾答:是。  南師:諸位聽課的時候是不是意在聽呢?  眾答:是。  南師:請問大家,意在什麼地方?在身體哪裡?  眾答:在頭部。   南師:好!現在都在頭部,感覺在腦部,初步這樣認識,瞭解了,其實要認清楚,現在講話,我們進入情況一點。諸位不一定盤腿,先把眼睛閉起來,心情放清 淨。剛才答覆意識是在腦子裡頭,現在還沒盤腿,要盤也請你自由。我怕等一下正式坐的時候,你們腿吃不住,不要因腿妨礙用功,是這個意思。現在只求寧靜,全 身、眼耳鼻舌身頭腦都要寧靜下來。告訴大家,意,它的作用機關在頭腦,沒有錯,諸位答的也沒有錯。但是要注意喲。我們坐在這裡,外面汽車走動的聲音聽到沒 有?  眾答:聽到了。  南師:自己感覺坐在這裡,各方面,包括身體外面的環境知道沒有?  眾答:知道了。  南 師:全體是意!它並不在身體以外,並不在身體以內,也並不在中間。不過,剛才為什麼講在腦裡頭?在我們現有父母生的身體,腦子這部分感到意在這裡動,思想 在這裡動,這個思想動是意的分別作用,在腦裡頭。把思想分別不動,比如思想都在腦子裡想,每個思想來了,你就把它拋開,都不動,沒有睡眠,並沒有睡著,也 並不昏頭,都不動,清清爽爽,所有思想來了都掃掉,不要管這個腦,也不要管這個身體,這個意同內外是全體、整個的。這樣懂了麼?體會一下,要注意這樣體 會。那麼真正的守意就是大乘佛法的觀心,觀什麼心?不是觀心臟。每個思想來了,心裡一起什麼思想或者感覺的或者知覺的,這個就是心意識在動,這個「動」都 要把它掃清,誰去掃它呢?你知道自己在思想,那個是真意,那個才是意,第六意識清清明白的意。你的思想是意識上面,等於水上面的一層油,水什麼飄的。所以 不要給自己這個思想動力騙了。這個油面都把它清了,那個清清明明的就是剛才我所指的。你看,我講話你們也聽到,坐在這裡,身體也感覺到,外面的情形,四面 八方都知道,這是本意。這樣認得這個意沒有?  眾答:認清了。  南師:不在頭腦裡頭喲!腦裡頭在思想,這個是妄想。所以人能做到把腦子裡頭的思想、每個思想都掃清了,都打開了,清清明明在這裡,清淨得很。大家很清淨吧?是不是很清淨?  眾答:是。   南師:好!我現在用現代化的講法,那麼清楚一層一層告訴你,你再看看自己腦子裡面的思想,[過起過去(?)]同你沒有相幹嗎?你那個意知道自己在思想, 這個是清淨的。理論上就叫知,知道那個知,叫知性,性質那個性,明心見性的那個性,這就是知性。這個知不一定是腦子裡的作用,它無所不在。這個是意。所以 安般守意先不講安般,教你隨時隨地,不僅是打坐,平常走路,做人做事,隨時保持這個清淨。拿現在的話來說,你保持腦子裡的清淨,這個是意。守意就守這個境 界,定也定在這個境界。這樣,守著了這個清淨,一切雜念都沒有了,這就是止,就是定。那麼定久了,初禪、二禪、三禪……。所以你看,《大安般守意經》上講 佛入定九十天,九十天在這個定中,為了給我們說法,九十天以後才下決心要告訴大家,再講這部經。那麼安般守意經上告訴你,假如你會入定三天,就入這個定。 怎麼叫入呢?進入這樣一個狀況叫入。怎麼叫出定呢?你這個狀況沒有了,腦子亂七八糟又亂想了,就叫出定,離開定了,入定出定這個道理懂了吧?  眾答:懂了。  南師:好!現在你進入這種狀態,真入定了,不一定盤腿,站著也可以,坐著也可以,有時一定三天都不動,雜念來了就掃,甚至掃到以後不用掃也沒有雜念了,也沒妄想了,這正是守意。這樣懂了沒有?  眾答:懂了。  南師:好!請大家盤起腿來,這是正式盤腿了。  某男問:老師,每次在坐之前要不要呼一口氣呢?   南師:現在沒有講這個,你先認識守意,這個意搞清楚了。剛才講的理解清楚了沒有?認識清楚了沒有?趕快!腿一盤,放下。所謂放下,一句話就是腦子裡什麼 都丟開,意念很清楚,有一個思想已經起了浮雲作用,已經有了雜亂作用。先把這個意念弄清楚。好!剛才X老闆問要不要先呼一口氣呢?這是第二個問題,不過連 帶這個問題,教你們六個字,現在你們在守意當中聽,六個字都教過你們的,一個是「呵」,口字旁一個可,國語念「喝」,廣東音念「河」,這個字發音,這個嘴 形,呼氣是管心臟的。這六個字在每次上坐前做一下也好,有時習慣了,功夫到了,也不一定做。有時候感覺到心中悶,裡頭有濁氣,就用這個字,呵呼長氣出來, 不要出聲音,我都能聽到就不對了,你自己聽到了也不對,心裡念這個字,沒有聲音,嘴唇這樣,呵     ,管心臟。第二字是噓,口字旁虛空的虛,管肝臟。 呼完氣,你將嘴巴閉上,也不要吸氣,自然……(有五個字聽不清)閉攏來,自然作用,然後第三個字呼,呼叫的呼,管胃的,第四字吹,管腎的,膀胱、腎、腰以 下的,膀胱、小腸,包括腺、包括夷臟的功能屬於腎的部分,用吹。第五個字嘻,口字旁歡喜的喜,國語念「洗」,廣東話發音讀作「喜」,臉拉開像笑起來,整個 臉拉開,管三焦,全部身體。第六個字四,管肺東森房屋的。這六個字,剛才X老闆問要不要呼一口氣,這六個字是調身體的,隨便你。這個問題答覆了。  回轉 來注意喲!希望大家認識這個意,諸位,我給你們講什麼叫清淨呢?你兩腿一收,眼睛一閉,已經清淨了嘛,不要另外求一種方法,另外用一種方法練一口氣,什麼 叫打通氣脈,那已經不清淨了,那意就亂了,不叫做止,不叫做定了,所以重點在守意,那麼要問佛要教我們安那般那,現在是初步叫你認識意,意就是心的功能, 最中心的作用,你整個還沒有認識,還要用功,還要入定。入定,我們的障礙是什麼?就是肉體,這個肉體要使它轉變調整,非利用安那般那出入息不可了,這一方 法。你這樣意念清淨了,不要另外呼吸喲,坐好身體端正,不要太用力,全身放鬆,從腦起都要放鬆,從頭腦裡頭放鬆一直到全身放鬆,統統放下,不要管呼吸,都 放下。你這時意念不要妄想。(有學員問,南師回答說)實際上你不要管它,這個意會知道自己在呼吸,就是你們大家自己呼吸,從鼻孔裡頭一進一出,有這個作 用。這個懂了沒有?  眾答:懂了。  南師:好!   學員問:怎樣數息?  南師:你不要去數它,我們不走這個法 門,現在我告訴你們的方法,走的是高的方法,認識意以後,不用守了,就是隨。什麼叫隨,不是跟著呼吸,現在我們意念清淨,腦子清淨,這個呼吸往來隨時進來 長短,進來‵‵‵‵‵‵出去,或進來長‵‵‵‵到身體內部,不要跟著它‵‵‵‵,到腸子了,有感覺了,你都不理。出去也知道,你知道就叫做隨了。隨的意思 就是意識心念跟氣配合為一了。一有雜念就趕快掃掉。   X老闆你那裡難受不準動身體,你不要打坐起來身體也好腿也好,那裡難受就幫忙動一下, 做運動可以,真要入定你不要搞習慣,搞習慣了,你的思想、意就跟著感覺走了,沒有在安那般那工夫上了,這就散亂了。寧可難受,姿勢你開始把身體擺好不動, 為什麼你感覺到頭部難受、脖子難受、身體難受,你那個難受的地方就有濁氣有碳氣在裡頭,你慢慢跟著呼吸、意念,把它排出去。慢慢來!   現在這 個隨這個息,進叫安那,出叫般那,一進一出。都知道了,意念也清淨了。慢慢慢慢由風變成氣,由氣變成息,到息的境界,好像念頭也空了,腦子也不想了,氣息 好像停止了,這個就是息的境界。這是息,這叫止,停在哪裡。當然你們初步這個機會,這種境界很少,有時候一剎那之間就過去了。但是沒有關係,慢慢練習止在 這裡,止在這裡以後,注意喲!還有呼吸沒有呢?有啊!現在我不敢斷定你們這樣聽了就做到,不見得。在座的當中有人可以做到。做到的更好,沒有做到的慢慢 來。   X老闆不要動,你一動你將來這身體轉化不過來,非要受這個罪不可了,慢慢來。就是你把那一部分難受的意識,這個守意命令它這個意識放鬆,這部分神經,慢慢這個息就會通過。    剛才話又給他岔了,現在你氣這樣停止了叫做止息,所謂數息本來數這個。這個方法我不叫你做了,直接走隨息路線達到止。真到了鼻子呼吸,不是《大安般經》 教你最好守著鼻孔呼吸,嘴巴上面兩個孔──出入氣的煙囪麼,教你守在這裡,守在這裡,意同它配合,[在這把封閉了封不是忍著氣?],念也空了,呼吸最後很 微弱,甚至微弱到沒有,到沒有以後,你內在裡頭的身體內部還是感覺到在動,那個叫內息。那個東西定久了以後,道家講打奇經八脈、打通任督二脈,密宗講三脈 七輪,你一概不理這些道理。有沒有?奇經八脈也真的,三脈七輪也真的,這樣在止息境界慢慢都打通。這一部分暫時不講,講了會害你們就有慾望去追求這個,不 要管,你只管止息境界。念頭也清淨,清淨就叫做空,息也清淨。  如果昏沉了呢?腦子沒有那麼清淨了呢?那呼吸一定往來粗的,呆定的。你把握著呼吸,腦子一定清醒。所以你說你坐起來就昏沉,那你就趕快注意在鼻子的呼吸,剛才講的先不要用守意了,先用數出入息,等出入息把握止息了,腦子清淨了,念頭也就清淨了。   今天晚上初步就講到這裡,做試驗,大家最後試驗結果要作報告。報告不是我要聽,是為了你們,不要浪費時間,真學到東西沒有?你看我講得那麼兇那麼嚴厲, 是為了你們好啊!不是為了我啊!我就沒有那麼多空時間要求這個,還想在這裡做老師,吹牛,沒有這個意思。講得嚴勵是為你們好,師不嚴道不尊哪!特別來歷是 為你們好。現在我們來坐堂,不講時間,你們真坐不住可以放腿,不要放掉心理跟呼吸這個境界。坐完了,各個做心得報告,然後回去可以用功了,將來準有辦法, 也可以真正上路。你將來身體、心理、智慧開發了,人格道德也嚴謹起來了,身體裡頭也轉化了。不多講,講了會打攪大家。  (靜坐若干時間後開始作心得報告)  某男:……感到身體內部那個氣在各個部分一點一點跑動、跑動、跑動,身體感覺不是特別不正常的感覺,所以不理它,只注意在寧靜上面,在風跟思想??。(有兩個字聽不清)的關係上面自己安定自己,在靜的時候就像這個樣子。  南師:非常好!恭喜你。不過,我再問問你,在這個時候你的鼻子呼吸往來管理得怎麼樣?  男續答:我沒有管它,它快就是快,慢就是慢。但是在中間有一段時間,有一兩次來的時候,當我馬上反應到,我就把注意力特別注意在鼻孔一出一入的呼吸上,那個思想上好像慢慢的沒有了。  南師:好!非常好。你報告地非常滿意,就這樣一路下去。你有進步。  男答:謝謝老師。  ……  某女學員﹔我沒有特別注意到呼吸這邊,有些時候我呼吸比較停止一點,但是我一想到停了多少時間的話,我馬上就要呼吸了。所以我沒有特別注意到多少時間,停在哪裡。  南師:你注意呼吸的時候,那個意就亂了。  女繼續說:對,這樣就容易亂,不注意它的時候,我就知道比較平靜,比較舒服。這個時候呼吸很慢很慢,但是一注意到多少時間,我的呼吸就亂了,但是大部分時間很平靜,很平靜,都很平靜的。   南師:對,又錯了。對,你這功夫,因為你沒有參加聽這個課,但是你也懂了一點,所以就你對。為什麼說你又錯了呢?當你講很平靜、很安祥,也沒有管它呼吸 的時候,你這個呼吸非常柔和,其實那個清淨知道柔和,那個意已經在和呼吸配合。你後來特別加一個注意就不對了,所以守意就守那個清淨念,配合呼吸,第一下 對了,第二下不對了,以後必過來。知道了?要認識這個道理,搞清楚。後面還有沒有?  ……  某女問:老師,開頭感到很平靜,很……。  南師:你有什麼問題要問?  女繼續:對,想問。自己怎麼樣都沒有感覺,整個人很放鬆,但是當中好像昏沉過去了,好像有夢境來了似的,有夢境後又趕快又拉回來,拉回來又把自己放下來,這當中怎麼控制?21世紀房屋仲介  南師:你靜下來以後有沒有管出入息?  女續答:沒有管。  南師:沒有管出入息,對!教你靜下來以後仍要帶著好像有好像沒有一樣帶著出入息配合,這種情形就不會發生了。不過出會發生,你說夢境一樣,初步是這樣,而夢境一樣的中間出入息也看管到,很清楚甚至會自然地停止了,不是有意的,那你就進步了。有問題就問完。  女:想到了再問。  南師:就是說這個沒問題了。   某男學員:老師,我還有個問題忘記問你,當我開始感覺很安靜的時候呢,我沒有特地提出來,當時我好像有一種感覺,有一個主跟客人分別一樣,好像我知道是 寧靜的感覺,好像自己我在作主位,但是我知道沒有特地用意去控制這個主,有一種感覺,好像我現在就是主位了,你們思想好像是客位。這樣的狀況,這是什麼原 因呢?  南師:這是對的,你這個問題非常好!那一天你聽到我答覆美國講賓主問題你在這裡麼?  南師:那就更好,對!這個就是你剛才比方的那個,寧靜知道的那個是主,然後知道其他的雜念、輕微的  感覺、思想來了是賓客人。客人就是客人,它來去自由你不要管它。你那個主人作主的作用,清淨在這裡就對了。  男答:知道了。  南師﹔你的意思在問,就是說我清淨當中,怎麼有一個作主的好像看到一個來往的客人一樣呢?那個來往思想是我們後天生出來的,佛學叫妄想,虛忘是靠不住的。如果不經過修持,我們一輩子隨時隨地都被客人做了主人了,我們都被這個妄想做了奴隸了,你懂了麼?  男答:懂了。  南師:所以你現在修持,就是以主人回到本位做主人。這個客人,這個妄想,就當成虛空中飄來飄去的灰塵一樣,不去理它,慢慢這灰塵就會澄清下來,就是這個意思。你進步很快,瞭解得很深,很了不起。還有問題麼?  男答:沒有了。   某男學員:我一開始就什麼都放下,讓呼吸自己隨便發動,我打座時,不去找什麼,不去達到什麼,坐了一陣子,感到比較寧靜。後來覺得自己還沒有達到那種止 的境界。當呼吸非常微細的時候,發現自己心在喘動,好像看到眼前很亮,看到一點影像,一些東西。當然我也沒跟隨它,後來好像很寧靜,好像昏沉的那種狀態。 我想問,突然一個很深呼吸,好像我們在打阿叱一樣,自己也沒在意,他很深從裡面吸進去,我不曉得是什麼現象。  南師:這個還是氣,你氣還不通 順。第二點,你這個意念知覺,這個靈明覺性沒有跟呼吸真正配合。不過你總算學佛十幾年二十年,現在懂一點做功夫。我要處罰你,因為你搞了一二十年,換句話 說你現在還是連氣都沒有認識清楚,更談不到息。可是今天你報告出問題,比過去你進步一點了,昏沉中一定有境界,所以作夢一樣會看到東西,有許多特異能都在 這個昏沉裡頭發生。換句話說,這個昏沉久了,腦子慢慢就起變化了。這個問題是醫學道理。這樣答覆清楚了沒有?你滿意了麼?還有問題沒有?有問題再問?  男學員:……老師提到喘的問題,我感到這個喘比較接近心理上的東西,心不安,靜下來……(聽不清)   南師:因為你息本來是管呼吸的,對不對?你後來意跟息分離開,你意又在動,妄念要想看個東西了,息有沒有管著了?所以禪宗常常作比方,說我們的心像猴 子,又像一條牛,這頭野牛亂跑,要用什麼把它拴住呢?就拿呼吸作繩子把它栓回來,慢慢把這頭牛帶領,把它調教培訓,慢慢歸服順了,這牛不亂跑、跪在這裡 了。這樣懂了沒有?還是你意動心動,所以氣也動了,就發喘的現象,由腦影響到心臟,突然靜止下來,意一動氣也散亂,心就有喘的現象,心的感覺,心臟的感 覺。這樣懂了嗎?好!哪一位,後面,你有問題沒有?  某男:老師,好像聽清楚了老師所講的每一句話。可是練習的時候,最大的缺點,好像坐的時 候,把握不著老師所講的話,聽的時候聽得很清楚,每一句話每一做法都聽得很清楚。因為以前把握不住,自己坐了差不多一年了,也沒什麼進步的地方。聽了老師 所講,今天坐的時候,開頭時候什麼都放下,好像以前一樣,坐的時候很寧靜,有的時候守意有妄想來了,自己曉得不讓它進來,後來發現自己呼吸有一點緊,緊張 的緊,就控制自己不理它,不一會肚子有一點痛,就按照老師所講的用意將它帶出來,然後閉住不讓它進來,馬上肚子沒有事了。再坐下去的時候,不一會,就好像 自己呼吸比剛才好了,呼吸好像停下來一樣。  南師:靜下來,和平的多了。  男答:是。  南師:還有沒有?  男答:沒有了,老師。  南師:就是說這一堂實練下來,比較深入了,把握著入門的方法了。我們這樣很好!那麼,我們過幾天大家集中的時候,再來考驗。我是恨鐵不成鋼,恨水不成冰,希望大家快點成功,那樣我就高興了。好,後面還有嗎?男問   男問:老師,我想到一個問題,我想瞭解一下是不是這個意思,老師,請教你。你教我們打座的時候,可以用唸咒子,唸經的方法,是不是這個意思呢,達到的目 的:一、就是把思念意念集中一點,容易不散念不昏沉﹔第二、就是一口氣念下去的時候,把體內的碳氣儘量吐出來,所以分解的物理,舒服一點以後容易達定的境 界,是不是這個意思呢?  南師:教你唸經唸咒子,像你所講的意思四分之一,四分之一的關係,唸經唸咒子也是達到專一。你剛才講唸咒子念完了,出 氣把碳氣吐掉,也對。不過唸經唸咒子同這個方法不同,它借助他力,借助佛菩薩的力量幫助你,現在修安那波羅是不借助佛菩薩的力量幫助,完全靠自己進入那個 情況,靠自己的力量,靠自己的本錢。那麼,真正的佛菩薩雖然你不借助它,如果修這個法門,它無形中也在幫助你。所以每一個法門不同,但是有一點你講對了, 初步都是教你專一下來,先把心寧靜下來,這個是對的。唸咒呀,唱、念也是安那波那的法門,不過不告訴你是安那波那。你唱、念比如念:呵……把你的碳氣、身 子的病氣、煩惱都給它除了,也是這個法門,不過諸佛菩薩把這個安那波那秘密放到那個法子裡去,不告訴你,等於我們做香腸一樣,把肉裝進腸子裡,不告訴這是 什麼肉。就是這個道理。  男答:知道了。  某男學員:老師,剛才打坐時那個氣好像是外面的,跳來跳去在外面的!  南師:因 為你心沒有歸一,沒有進來,心念還沒有靜下來,氣沒有回來,慢慢慢慢你進一步再做下去,氣就回轉了,那你身體就不同了。感覺在外,換句話說,就是精神外 溢,不要害怕,身體有些虛弱,氣當真回到裡頭了,比什麼補藥、比用什麼藥都好。慢慢來,你不要聽到就頭痛。再回去再體會。  男學員:報告老師,這一次坐呢,這一次因為聽過這幾天講大安般的原故,我是好像掌握了一種情形,這是以前沒有的。就是這個意念以前都是有點太過分。這一次有巢氏房屋因為剛才一開始的時候,老師教我們怎麼樣放鬆,怎麼樣好好把握這個意,那麼,我好像有點感覺就是沒有……  南師對另一學員說:你不要低頭,千萬練習仰起來,不然你身體給氣壓住了,對身體健康有妨礙。  南師對男學員說:我剛才對他講,我插一句。你繼續講。  男繼續:因為把握得比較穩定的緣故,所以坐這幾個月了我自己感覺這一次坐得最好。  南師:我也相信,看得出來。  男繼續:呼吸停止的時間最長了,非常地清寧、清淨。  南師:那你安那般那的修持初步理解起清楚一點了,認識到了,恭喜。一路這樣下去,雜念也少了。  男:都沒有了。   南師:還要放鬆,身體還要放鬆下去,只管氣,沒管肉體了。你再試試看,你只管放下,眼睛合上,意念就這樣不加也不減,自然清淨,意就在這裡了,帶到呼 吸,自然……對了,好!靜一下……不要用心,因為意念已經感覺到這個就是意,這個心是清淨,呼吸回來了……靜下來,急性子,這條繩子要解開放掉,你能做到 這一下就回去再坐。你看,你看,沒有事。沒有事你又動了意了嘛,就是不動,不動就是清淨。再回來……不要用力,不加也不減,很自然,然後忘掉身體,不管身 體,你不是知道麼,你現在不求什麼,不增不減,只個知性跟自然的呼吸、父母生來本來自然的往來配合這個,然後注意出去也不管,停住……在鼻子這關守住,不 要用力,慢慢練習,它呼吸歸元凝止,你身體就不同了。要坐著要放腿也可以,隨便你。你急性子要改,你這條腿一來就動,你急性子,就是說清淨境界,隨時一動 就給你搞亂了。  男:靜下來,就好像很深了。  南師:對了,但是你又動了。你還是動念,你知道我講完了,你還在講,這個習慣你改變 了,你的事業前途就會不同。你知道了,不要講了,意念清淨守那個,不管這個動的,不要管它熱,熱也不要管,你管熱,管這個感覺,你沒有管出入息了,你只管 出入息。它熱也好,舒服也好,快感也好,你都不理,然後漸漸出入息止息了,這個清淨與這個止息定的境界配合為一,這樣就對了。千萬改變你這個急性子,要不 就不能守意,意就動了,就是這個道理。  男學員:老師今天打坐的時候很清淨,我發現再清淨的時候就用守意的方法,但守意這兩個字本身並不是很正 確的一種形容,事實上守意應該是守而不守。(南老師插話:對,很對!)如果有個守的話已經有一個分別心幫忙來處理,如果自己陷入到昏沉跟散念過程當中,就 稍稍用一點分別心守著自己的呼吸,把自己的呼吸調整過來,然後再退回到守意,守而不守的狀況,以此為報告。  南師:好!那麼出入息呢?你只報告守意這一面,安那般那出入息呢?  男繼續:安那般那出入息嘛,開始的時候,先用粗的呼吸,然後慢慢心情放鬆下來,呼吸變得細微,這時沒有所謂的風,也沒有所謂的氣,慢慢進入隨息狀況,守在那個地方。  南師:什麼地方?  男繼續:息的那種情況,也不管出去和進來的問題,內部在運作,那時候就用守意的方式來處理。  南師:將來你內部還會有變化的。   某女學員:老師,我前兩天晚上聽了《大安般守意經》,前天晚上我回家,大前天是第一天講課,我看見老師很辛苦,四點半一直到晚上十點鐘都沒有停過,好像 拼了命一樣,我回想老師那麼辛苦,我自己也試試看。整個晚上都在看書,看完以後就坐。從來很少做安那般那,因為我數息,數息以後比平常打坐還要亂,所以一 般試一兩次就很少再去研究。那天回去把整個經看,看得好辛苦,我全部看了,看過以後,把所有東西,明白多少就多少,不是字面上明白,而是嘗試靜坐的時候, 把經裡所講的東西一步一步去求証。我沒從數息開始,就從隨息開始,而且先注意出息,先把出息調好,出氣的時候,先把呼吸慢慢放出來,放的時間很長,慢慢慢 慢,那個呼吸很細很細,經裡有幾句話,它說意動念動,念動以後呼吸再動。聽了好久,但是沒有真正信進去,相信它,正正經經做它,那天晚上,我就把經裡那兩 句話好好去體會,那天老師也講過,不要把那個意壓下去,一定要很自然很自然地讓它自然地來,壓下去反過來的反效果更不好。那天晚上慢慢呼吸,意念靜下來的 時候,那個呼吸可以完全停止。我的停下來時,我自己自己感覺幾乎很微很微,然後我就發覺老師說有一個知覺在,那個知覺,我以前打坐知道自己在打坐,知道自 己身體的變化,也知道時間有多長久。但最近從那天晚上到現在,我覺得那個時間,知性沒辦法知道時間是怎麼過去的,而且那個空間的感覺也沒辦法知道。譬如說 我自己的身體跟外界之間是怎樣分別,有沒有界限,我的知覺也沒辦法知道了。這個問題是為什麼連時間空間忽然好像斷掉了知覺?因為我以前在廈門還有好多時間 老師過去你聽到外頭車的聲音沒有?聽到外面小鳥叫的聲音沒有?聽見了以後也不要注意它,讓它就這樣靜下去。以前聽了以後,一直記著這些話,現在就一次把所 有的話都把它忘掉,經上面的看完就算了。不要守著它,所有東西我都不要了。慢慢自己去體會。因為我一直以為你想那些話和經上的話一直都是腦子上面還有東西 在,沒辦法清淨下來,所以我從前天晚上所有這些東西你講過以後,明白以後,我就把它忘掉。  南師:好。  女繼續:連你講的聲音都從印象裡把他放出去了。  南師:你這個情況,接近佛說《大安般守意經》裡所講的初禪,接近了。真正到了這種境界,換句話說,六步法中接近於止,已經超過隨了。這樣慢慢可到離生喜樂。恭喜你!這一次上路的更好了。  女繼續:逼出來的。  南師:什麼?  眾:逼出來的。  南師:逼出來的,對對對,所以有時我罵人用的。  某男學員:我跟XXX、XXX感覺一樣,覺得這個意加上去更麻煩,對守意覺得不管它更好,開始的時候,有一點硬加上去,越守越覺得麻煩。   南師:就是說你加上一個守字,把意這個守意用文字語言,只好這樣表達。但是你死死抓著一個守就錯了,說不守意比較更好,那就是守意,就是說守的意思,這 個更好,這個念清淨叫你不要忘記了這個,怎麼文字表達呢?所以叫做守意。並不是要另外加一個守,再加個守就是頭上加頭了。  某男:關於這個問題,我這個息呼出去的時候,就會很舒服,身體裡面可以放鬆下來,氣出的時候,裡面那個氣動得更厲害,我想就把身體不好的地方,那個氣發就動得越好,我就喜歡這個。但是呼吸要動的時候,就比較麻煩,呼吸一動那個氣機就不動。  南師:對,所以裡面講氣機動,這就是息的境界,息起的作用,這是不要跑來跑去。


.msgcontent .wsharing ul li { text-indent: 0; }



分享

Facebook
Plurk
YAHOO!
好房網
創作者介紹

做節

vobsincwg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